校园春色

大学谈的爱

6.0

大学谈的爱



大学谈的爱


啊...轻点...疼。”她趴在床上,我双手扶着她的腰,晃动着她不算大却显得挺巧的白嫩屁股,尽量温柔的抽插着。 




  女孩第一次是疼痛的,轻轻咬着下嘴唇,她努力适应着这疼痛的快感,满脸羞怯的将自己的屁股再次提高一些,疼痛似乎也不是那么强烈了,那种进入身体般异样的感觉也不断的开始冲击着自己的身体,她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。 




  “舒服...用力一点吧,我忍得住。” 




  我将下身抽出,把她扑倒在床上,翻过身来,望着那雪白的肉体,饿虎扑食一样压在了她的身上,下身再次挺近那湿润的小穴,感受着她的蜜穴将我的下身包裹,再次抽插了起来。 




  一只手在她的奶子上揉搓着,伸出食指不断拨弄着那颗已经坚硬的粉红色蓓蕾,她脸色潮红,双眼半闭半睁,显然屈服在了那快感之下,嘴里不断的哼叫着。 




  “喔...舒服,啊...啊啊...” 




  我开始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粉颈,脸颊,嘴唇,依旧抽插摆动着下身。 




  处女虽然没有熟妇那种经验老道,也不会配合你。但那嫩B,还有反应,感觉,却是熟妇没有的。 




  不一会,我感到有些要射出的感觉了,开始加速的运动了起来,每次都直抵最深处,她同样被这变化所感染,竟然有些配合我似的摇摆起了纤细的腰肢,整个房间里都是肉体撞击的声音还有呻吟的叫声。 




  “啊啊啊...啊,好快...不行啦...”脸色潮红更甚,随着我快速猛烈的进攻,她的身体有些向上弓起,胸部挺得老高。 




  我却感到我的长枪被她小穴的肉壁用力夹紧起来,龟头被这快感刺激的不行,一阵悸动涌遍全身,我再也忍不住,将自己的爱液全部射入了那幽秘的洞府之中。 




  “唔唔...哦...下面好热,好像注水了一样...”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,白色的液体从下身流出些许,混合着血红色的处女色,让我感到无比的满足。 




 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和处女做还会这么有感觉,不禁让我欲望大发,休息了一会,提枪再次战了起来。 




  ...... 




  她叫宋菲,算是个比较要强的女孩子,刚刚升入大学一年,我比她大上了两届,以前也算是个小小的花丛浪子,只是遇到了她便回头收手了,可能是她管的太严,也有可能是我太喜欢她,总之,我从狼变成了专一的白痴男,就是因为她。 




  那天是我临近毕业,交往了半年后才将她拿下。别笑话说我的方法不对,其实以我的经验完全可以立刻拿下她,只不过我太在乎她了,如果不是临近毕业,可能还会拖下去。 




  要知道毕业后就会各奔东西,她再等我的可能性太小了,拿下后,就算她跟了别人,我大概也只会祝福,当时我是这么想的。 




  毕业后找了很长时间才幸运的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,期间也没和宋菲断了联系,依旧卿卿我我,偶尔还会回学校找她一起逛街,吃饭,上床。 




  到了她大学第二年的时候,意料之中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 




  只记得那天我去见她的时候,她没有把那个家伙带来,只是抢了我一颗烟,吸一口呛一口的。 




  最后她只是说了好多个对不起,然后就离开了。 




  一直预料着这结局,一直以为没有什么负担和牵挂,但在她走之后我忽然发觉我错的很离谱,我还是很在乎她的,心里异样的感觉翻腾了一整天,拿着手机总想给她打上个电话,最终还是放弃。 




  时间飞逝,我重归了光棍行列之后却没了回归群狼的生活当中,出奇的开始专心工作了起来,一年后,我的薪水提升了好几次,职务也提升到了主管。 




  “我被甩了,有小孩子了。” 




  这一年的秋天,我站在自家门前,错愕的望着一年多没见的宋菲,还有微微隆起的小腹,压抑了一年多感情瞬间爆发,我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铁青。 




  我了解她,这种情况她绝对不会回家的,也不会找人帮忙,因为她算是个很自尊,很要强的女孩了。 




  “家里我回不去了,只能....”说到这她的语气间也犹豫了起来,抬起双眸小心的看了我一眼。“我只能找你帮忙了。” 




  “借我点....啊!”口中的钱字还未说出,我一手将她拉进屋子里,将门带上,搂着她直接进了卧室。 




  不知道是她的态度惹怒了我还是她的行为让我无法忍受,我直接将她扔到了床上,粗暴的将她的衣物撕扯掉。 




  她今天穿了一件比较肥大的无袖黑色毛呢的连衣裙,这样那微微隆起的小腹才不容易注意到,内衬粉色的长袖高领毛衣,下身还穿着厚实的黑色长袜。 




  我将她的衣物快速的剥落,她也没有过多的反抗,犹如玩偶一样任我摆弄,只是习惯性的咬着下嘴唇,闭上了双眼。 




  我盯着这熟悉的肉体,圆润的肚子,开始略显丰盈的乳房,内心的愤怒连同出气般的快感一同被点燃,脱掉衣物挺起早已昂然的胯下长枪,直挺挺的刺入她的下身。 




  没有了怜惜,没有了在乎,我疯狂的蹂躏着身下的女人,什么怀孕,什么前女友,早就被我抛的一干二净。 




  只是飞快速度的推动着下身,聆听着她一阵阵婉转的呻吟。 




  “唔唔...嗯....唔...”她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,只是低声的叫了出来,闭着双眼,似乎有一些透明的液体从她的眼角滑落,滴落在床单。 




  “吗的,他上了你几次?” 




  “怀孕了就把你甩了?甩了你就找我?” 




  “当我是电视剧主角吗!?” 




  “贱人!吗的!” 




  她的样子在我看来是完完全全的蔑视我,我怒气冲冲的大吼着,下身一次又一次的挺进最深处,双手掌控着那两个早已成了D罩的乳房,发泄一样的用力挤压揉搓着,她也忍不住的开始娇声浪叫起来。 




  “用力吧,爱我...啊啊...我知道...知道你恨我...我自愿的...噢。” 




  “你知道?现在才知道!?” 




  “对...对...对不起,我...呃啊!” 




  还没有来得及说出话,快速的疯狂的抽插就已使我缴械,不过我并没有打算放过她,将我的长枪拔出,拽着她的胳膊拉起来,按着她的脑袋,大叫道:“给我舔!” 




  她望着沾满液体的根状物,有些犹豫的看了我一眼,小心翼翼的张开小嘴,温热的小舌蜻蜓点水的点了下我的龟头,随后轻舔起来,慢慢的,没入口中。 




  “呜呜...”她舔吸的声音从口中发出,我只感觉那一根被舌头包裹着转来转去,一股小小的吸力从嘴里不断吮吸着,快感十足。 




  这丫头现在技术这么好了,不知道那个家伙如何调教的,想到这,我又是一阵怒气上涌。 




  “认真点!别想就这么算了!” 




  她听后身体一颤,我忽地有些不忍了起来,看她一只小手抚摸起了我的两颗蛋蛋,嘴上卖力的律动了起来,一股强力的刺激使我的长枪再次挺立,我猛的将她推到,再次...... 




  不知折腾了多少次,我和她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,她眼神冷漠的问道:“可以给钱了么?” 




  可以给钱了么?可以给钱了么?可以给钱了么? 




  这话说的轻声,却如同雷击一样打在我的头上,我坐起来一个巴掌甩到了她的脸上。 




  “你TMD当你是鸡么!?”旋即,房间陷入了沉默。 




    当人极度不爽的时候,的确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,我承认,当时做的事情和我的本意相悖,甚至完全和我的性格不符,但我还是做了。 




  第二天,是我陪着她去的医院,幸运的是我昨天的暴力侵犯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,术前被护士和医生说教了半天,术后,宋菲被送进了病房修养,住院一个月都是我陪着她。 




  曾经看过一句话,当初甩你的女人回来找你,要对其说不。我觉得很有道理,可是对她,我的确做不到,她不会来找我的,只能我找她。 




  “宋菲,等你毕业后我娶你。” 




  “算了吧。”她扭头认真的看着我,脸上挂着一丝笑意:“我配不上你啦。” 




  简短的对话,让我有些燃起的希望破灭,出院后我将她送回了学校。 




  那段时间,我一直没有心思再找一个女朋友,同事也笑话我说我是性冷淡,毕竟上班的那一天起,我就没有说过我有女友,对部门里哪个女的上过一点心思,也没和同事谈论过哪怕一丝的成人幻想。 




  拿起手机,抱着一丝小小的希望给宋菲发了一条短信,询问起了她的日常。 




  出乎意料的她回了短信,短信里说她准备自立,准备找一份兼职的工作试试。我看着这个要强的女孩,不,应该叫女人了。 




  小小的兴奋了下,收回了手机。想起同事的话,又陷入了苦恼,我...真的成了性冷淡? 




  那一天,陪客户吃饭,顺便去KTV唱歌,点好了东西和陪唱歌的,我忽然不得不感叹世界的渺小,也为这个陪酒女感到一丝无奈。 




  让两个同事手下陪着客户,我拉着这个陪酒女的手就离开了包间,来到了隔壁包间。 




  这个KTV不是很大,我们隔壁的包间没有人,是可以随便进入的,我推开门将她弄了进去,将她按在沙发上,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,不敢和我对视的她低下了头。 




  “你说你找了份工作。”我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说道。 




  “我找不到,只有这个工资还算高一些。”她眼圈有些发红,倔强的狡辩着。 




  “可是这是什么狗屁工作!?” 




  “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她叫道:“我是陪酒的!不是陪睡的!” 




  “TMD有什么区别!?”我拿开双手站起身来问道。“工作多长时间了?” 




  “三,三天。”她抬头望了我一下,却看到我在拨打着手机。 




  “你给谁打电话?” 




  “你父母。”我继续翻找着电话薄,记得大学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电话,一直没有删掉,只是忘记了。 




  “不行!”她赶忙站了起来,想要夺回我的手机:“不能打!我会死的!” 




  用手臂隔开她,看着她的脸庞,心中一动:“毕业后嫁给我。” 




  “什么,不要!” 




  我再次拨通了她父母的电话,放到了耳边。 




  “啊啊,不要啊!知道啦知道啦!”她急得脸色通红,跳脚似地抢我的手机,大喊着:“我嫁给你!嫁给你!不要打电话!” 




  满意的收起了电话,看着有些害羞脸色还没褪去的她,我心里想道:“什么性冷淡,只是心里有人而已。” 




  看着眼前的人儿,我感慨万分,脸色变得极度淫荡:“美女,我们在这里...试一下?” 




  “色狼!”宋菲脸上还未褪去的红色再次涌上来,被我按倒在沙发上:“哎呀,不行啦...” 


更多爽文请访问:www.ais11.com

影片评论

首页

视频

下载

图片

写真

小说

声音